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夏学义律师代理的“西乡‘麻布矮哥’涉黑”案在深圳中院开庭审理

深圳“麻布矮哥”林某雄等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一案,近日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夏学义律师作为被告人李某某的辩护人,全程参与了整个庭审活动。以下是媒体对本案审理的相关报道:

【南方都市报】

深圳“麻布矮哥”涉黑组织覆灭 曾介绍贿赂民警撤销追逃

来源:南方都市报2015-01-27 00:00:00编辑:南都

摘要:深圳“麻布矮哥”林某雄等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一案,昨日在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南都讯 记者李亚坤 深圳“麻布矮哥”林某雄等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一案,昨日在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深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林某雄等人开设赌场、组织卖淫、放高利贷、敲诈勒索收“保护费”、抢劫、故意伤害、非法拘禁,严重扰乱了当地群众的工作、生活以及经济秩序和社会秩序。据悉,该案公安机关抓获60多名犯罪嫌疑人,卷宗达170余卷。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多名办案人员连续加班两个多月,案件审查报告达37万多字,昨日,该团伙21名成员在深圳中院受审,下周该团伙另外20名成员将出庭受审。

被指盘踞宝安

据检方指控,被告人林道雄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以带马仔的方式纠集一帮外来无业人员,逐步形成了以其为组织、领导者,以被告人曾敬忠、罗宗刚、刘会群、蔡木昌、刘德强以及另案处理的丁云、李文进、王郑为积极参加者,包括被告人陈欢、罗立浩、何福田、何宝林、罗伟华、何飞、李友龙、李光醒、周建安、秦浩然、茹庆祝、魏亚兵、叶金标、许特猛等人,以及另案处理的杨刚件、赖劲君、敬福建、杨运操、胡林豆、刘勇、贺洪波、李峰、傅其元、陈涛清、郭友华、郭军旗、陈小海、熊沐富、王怀立、雷付均、张萍华、汪海峰等人的骨干成员固定,层级结构明确、人数众多,在西乡街道经济、社会生活中具有重大影响的“麻布矮哥”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以包红包、敬茶等方式维系组织架构,以江湖规矩等规则管理组织成员。

检方指控,以林道雄为首的“麻布矮哥”黑社会性质组织,主要盘踞在宝安区西乡、新安一带,实施故意伤害、抢劫、故意毁坏财物、敲诈勒索、非法拘禁等暴力性质犯罪,形成、扩大影响力,以开设赌场、放高利贷、敲诈勒索收保护费、贿赂国家工作人员为组织成员开脱罪责等方式攫取非法利益,对当地群众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威慑,严重破坏了当地居民的生活、生产秩序,对宝安区西乡、新安一带的赌博违法犯罪活动,形成了非法控制或重大影响。

“黑老大”当庭翻供

昨日庭审现场林道雄对检察机关指控的8个罪名,除了承认一单开设赌场和故意伤害之外,他以刑讯逼供为由,对其他指控犯罪事实当庭翻供。

他辩称,起诉书上指控的21名被告人,他只认识曾敬忠等少数几个人,其他均不认识,且与曾敬忠等人仅为朋友,并非“老大”和“马仔”的关系,双方也没有经济往来,因此也不存在指使他们去非法拘禁他人、抢劫、开设赌场、敲诈勒索、毁坏财物等情况。

林道雄对检察机关指控其故意伤害表示认罪,但称是被无辜牵扯进来,他没有安排或指使刘兴洪、蔡木水等人将莫某棱砍死,但确实因为庄广豪中六合彩兑不了奖这事给蔡木水打过电话,“那是因为蔡木水跟莫某棱是老乡,希望蔡木水跟莫某棱好好说说。”他到案发现场附近也不是去发号施令,而是刚好在他家附近,他过去跟其中几个人说几句话。

对此说法,公诉人回应,会在法庭调查阶段出具相关证据证明林道雄在说谎。

案情直击

介绍贿赂警界人员

昨日庭审中,多份涉案人员的笔录显示,林道雄在当地势力庞大,被认为黑白通吃,白道上能疏通公职人员,黑道上无人敢惹他。

检方指控显示,林道雄确实与部分警务人员关系密切。根据指控,20071月,陈高阶与彭育兵合谋抢劫,彭育兵找到易平、李连俊、谭建红、李小祥、彭敏等人(均已判刑),抢劫了被害人陈晓贤、陈乙周现金人民币22000元、港币28000元,IC芯片42000个、D V D播放机204台、金杯面包车一辆,赃物值款人民币1264000元。

2008年某天,彭育兵找到其老大林道雄,称因抢劫罪被上网追逃,问林道雄是否认识西乡派出所的人,被告人林道雄遂将西乡派出所民警叶国雄(已另案处理)介绍给其认识,并约在一起吃饭,其间谈好帮助彭育兵撤销网上追逃事宜,彭育兵随后告知林道雄称西乡派出所民警叶某索要12万元好处费,彭育兵分两次通过刘梅丰将人民币8万元、4万元交给西乡派出所民警叶国雄。

林道雄昨日庭上表示不认罪,“我是介绍彭育兵给叶国雄认识,但不知道他向叶国雄行贿。”

此后叶国雄找到该所副所长窦文浩,窦文浩找到宝安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李浒,撤销了彭育兵网上追逃信息。由于彭育兵再度卷入非法拘禁案,此事得以暴露,目前这三名警务人员均已经被判刑。

原文链接:http://paper.nandu.com/nis/201501/27/321801.html

 

多人当庭翻供概不认罪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0128日 星期三 编辑:南都   版次:SA28   版名: 深城

昨日,“麻布矮哥”涉黑团伙中的11人过堂,对于检方指控的涉嫌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开设赌场、非法拘禁罪等罪行,这11名涉案人员概不认罪,多人当庭翻供,称在公安机关审讯过程中遭遇刑讯逼供,受到威胁才在口供上签字。

南都讯 记者李亚坤 昨日,“麻布矮哥”涉黑团伙中的11人过堂,对于检方指控的涉嫌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开设赌场、非法拘禁罪等罪行,这11名涉案人员概不认罪,多人当庭翻供,称在公安机关审讯过程中遭遇刑讯逼供,受到威胁才在口供上签字。

昨日过堂的11名涉案人员中,无一例外的都对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有关的事情进行否认。都称自己不知道也没有听说过“麻布矮哥”这个黑社会性质组织名称,其中多人指出在公安录口供时遭到刑讯逼供。

第一位出庭的何富田称,曾通过朋友介绍,在酒店喝茶时认识了曾敬忠,但与其接触不多,根本没有到熟络的程度,对于与曾敬忠有关的问题,何富田连连回答“没有”。对于其他被告人,他表示,“多数都不熟”“很多不认识”。被问到是否听过“麻布矮哥”这个黑社会组织时,何富田表示自己对黑社会根本不懂,没有听说过这个,更别谈参与了。

“不认识什么矮哥,也没有听说过“麻布矮哥”黑社会性质组织”,茹庆祝说自己小学三年级毕业,除了自己名字以外根本不认识什么字,在公安做的口供根本没看明白就签了字。茹庆祝还说,自己在录口供的时候曾遭到威胁,警方曾对他说:“不老实交代就给你换地方。”对于之前的口供,茹庆祝当庭翻供,连连说:“这不是我录的口供,我没说过这话。”

另一名涉案人员魏亚兵也称当时录口供的时候是警察让他那么说的,“他说你这样说就没事了,我就听了”。随后,涉案人员李光醒称之前供述说“20134月份认识了罗宗刚,并认他为大哥还送了红包”是因为受到殴打,刑讯逼供才承认的,其实根本没有这回事,自己与罗宗刚只是朋友关系。

庭审现场,涉案人员何宝林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只是听说”。何宝林称,不知道“矮哥”是谁,只是听说过这个名字,对于矮哥的所有事情都是道听途说的,也记不起来是听谁说的。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当中。

原文链接:http://epaper.nandu.com/epaper/H/html/2015-01/28/content_3381807.htm?div=-1

 

【羊城晚报】

横行宝安西乡20余年麻布矮哥涉黑团伙过堂

涉嫌开赌场、敲诈抢劫及故意伤害等10项罪名,“黑老大”以被刑讯逼供为由当庭翻供

春鸣/

羊城晚报记者 林园 通讯员 王东兴

外号“矮脚”的林道雄,身材瘦小,步入中年。而在长达二十多年的时间内,他是深圳宝安区西乡一方百姓的“噩梦”,以他为首的团伙盘踞当地,开设赌场、敲诈抢劫。该涉黑团伙共有41名被告人,其中林道雄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抢劫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开设赌场罪等罪名。26日,该团伙21名成员在深圳中院受审,下周该团伙另外20名成员将出庭受审。

昨日在法庭上,林道雄当庭翻供,称受到公安机关刑讯逼供才作出有罪供述。对检察机关指控其的10宗犯罪事实,林道雄只认故意伤害他人和一单开设赌场。他辩称,赌场只开了一个多月便关了,而故意伤害他人致死是被无辜牵扯进去的。

盘踞西乡二十余年

根据检方指控,被告人林道雄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以带马仔的方式纠集一帮外来无业人员,逐步形成了以其为组织、领导者,还有积极参加者、骨干成员组成的层级结构明确、人数众多的组织。这个名为“麻布矮哥”的涉黑组织,在西乡街道经济、社会生活中产生了重大影响。

以林道雄为首的“麻布矮哥”黑社会性质组织,主要盘踞在宝安区西乡、新安一带,实施故意伤害、抢劫、故意毁坏财物、敲诈勒索、非法拘禁等暴力性质犯罪,形成、扩大影响力,以开设赌场、放高利贷、敲诈勒索收保护费、贿赂国家工作人员为组织成员开脱罪责等方式攫取非法利益,对当地群众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威慑,严重破坏了当地居民的生活、生产秩序,对宝安区西乡、新安一带的赌博违法犯罪活动,形成了非法控制或重大影响。

记者从庭审现场了解到,“开设赌场、放高利贷、关押未能还赌债的人”,几乎成了该组织的“一龙条”服务。此外,宝安区内的酒店开张,林道雄也带着“马仔”去闹事,后来还胁迫酒店老板让其“马仔”在酒店任职、领工资,实则是其马仔在酒店里“看场”。

“黑老大”否认多罪名

庭审中,林道雄对检察机关指控的10个罪名,除了承认一单开设赌场和故意伤害之外,对其他指控犯罪事实当庭翻供。林道雄说:“公安机关把我衣服脱掉,打开空调,还威胁我如果不认罪,就将我妻子刑拘。我很害怕,就在他们已事先写好的供述书上签字。”对此说法,公诉人回应,会在法庭调查阶段出具相关证据证明林道雄在说谎。

以刑讯逼供为由,林道雄将在公安机关所做的有罪供述基本全部推翻。他辩称,起诉书上指控的21名被告人,他只认识曾敬忠等少数几个人,其他均不认识,且与曾敬忠等人仅为朋友,并非“老大”和“马仔”的关系,双方也没有经济往来,因此也不存在指使他们去非法拘禁他人、抢劫、开设赌场、敲诈勒索、毁坏财物等情况。

检察机关指控林道雄将西乡派出所民警叶国雄(已另案处理)介绍给被告人彭育兵认识, 彭育兵向叶国雄行贿12万元后,西乡派出所将彭育兵撤销网上追逃。林道雄表示不认罪,“我是介绍彭育兵给叶国雄认识,但不知道他向叶国雄行贿。”

检察机关指控林道雄参与了6处赌场的开设,林道雄只承认其中一处是其开设的。他辩称,其在麻布新村曾经开设一处赌场,但仅经营了一个多月就关掉。

林道雄对检察机关指控其故意伤害表示认罪,但称是被无辜牵扯进来,他没有安排或指使刘兴洪、蔡木水等人将莫某棱砍死,但确实因为庄广豪中六合彩兑不了奖这事给蔡木水打过电话,“那是因为蔡木水跟莫某棱是老乡,希望蔡木水跟莫某棱好好说说。”他到案发现场附近也不是去发号施令,而是刚好在他家附近,他过去跟其中几个人说几句话。

“马仔”也集体翻供

昨日下午,多名涉案人员过堂。他们无不对指控的“涉黑”、“开赌档”矢口否认,并否认了之前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其中,根据检方指控,被告人罗宗刚受林道雄的安排来到好莱登酒店要求担任酒店职务,酒店老板徐某无奈之下只有安排其担任董事长助理这一编外闲职,并每月支付罗宗刚人民币1万元薪酬以及2万元的签单权。酒店转让后,徐某还被迫给了罗宗刚6万元。

对此,罗宗刚在法庭上表示,自己从工厂辞职后,请求林道雄帮忙介绍工作。于是,林道雄将他介绍到酒店工作,并不是“看场”,“我跟林道雄是朋友关系,他来酒店也要买单。我赚的钱没有分给他。”罗宗刚称,自己经常在酒店喝酒,维护和客人的关系,并给酒店每月带来至少十几万元的效益。而酒店转让时,“安置费”是徐某主动提出给他的,是答谢他四年来对酒店的贡献。6万元中还有1万元是他的工资。他称,自己在酒店的工作很忙,根本没空去开设赌档,也不知情。之前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全部是因为受到刑讯逼供,“他们把我的手铐到背后打我,我很害怕,他们说什么我都认了。”

被告人刘会群同样声称自己受到了刑讯逼供。刘会群表示自己之前的供述不属实,他只认“故意伤害”一罪,并不认“涉黑”。

“麻布矮哥”四宗罪

1、“涉黑”

林道雄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以带马仔的方式纠集一帮外来无业人员,逐步形成了层级结构明确、人数众多,在西乡街道经济、社会生活中具有重大影响的“麻布矮哥”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以包红包、敬茶等方式维系组织架构,以江湖规矩等规则管理组织成员。

2、开设赌场

林道雄等人在本市罗湖区皇家贵族会所、宝安区西乡等多处开设的赌场。赌场提供高利贷给参赌者,一旦其输光无法归还,就可能被关押,逼迫其还债。其中,2008717日晚,被害人李某清在林道雄等人在本市罗湖区皇家贵族会所开设的赌场内赌博,在输光所带现金后,李某清向赌场借了人民币2万元的高利贷后继续参赌,因输光无法归还。林道雄、曾敬忠遂指使罗宗刚安排马仔通过关押李某清的方式逼迫其偿还赌债。罗宗刚遂安排其马仔将李某清拘禁在该赌场的休息室至721日,后又安排陶杰、吴攀(均已判决)将李某清带到本市宝安区西乡流塘洪天鑫宾馆210房内继续看守。同年723日下午,公安民警在上述地点将李某清解救,并将吴攀、陶杰当场抓获归案。

3、故意伤害

20013月,庄广豪持地下六合彩单据声称中奖,被害人莫永棱委托开单的王美琼夫妇不能确认该单为其所开,经过讲数未果,莫永棱与讲数的林道雄马仔刘兴洪发生了言语冲突。在林道雄的安排下,多名“马仔”将莫永棱砍死。

4、勒索酒店

2008年,位于宝安区的好莱登酒店刚开业不久,林道雄便意图通过借故闹事的方式向酒店经营者施压,以达到将该酒店纳入其控制范围的目的。其后,林道雄带着曾敬忠等十几个马仔来到该酒店KTV包房消费,离开时提出不付款的无理要求,在被拒绝后,其与曾敬忠等人便开始打砸包房内物品,并扬言只有其能在该酒店看场。此后,林道雄要求酒店老板安排其手下在酒店看场,徐某被迫答应。

林园、王东兴

原文链接:http://www.ycwb.com/ePaper/ycwbdfb/html/2015-01/27/content_638825.htm?div=0

 

【新快报】

被控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伤害、非法拘禁、组织卖淫、敲诈勒索、开设赌场、介绍贿赂、抢劫等八项罪名,“黑老大”连同20名“马仔”同堂受审——

深圳西乡“麻布矮哥”当庭翻供

“他们没跟我敬过茶、包过红包,我没有收他们当马仔”

■图/廖木兴

绰号“矮脚”的深圳西乡“黑老大”林某雄,昨日连同20名手下一起过堂受审。就是这个满头青丝,看上去还有点和蔼的人,涉嫌犯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抢劫罪、开设赌场罪、组织卖淫罪、介绍贿赂罪和敲诈勒索罪。

庭上,“麻布矮哥”林某雄对于检方的指控几乎全部翻供,仅对其中的故意伤害、介绍贿赂和一宗开设赌场罪予以认可。对于自己亲笔签名确认的笔录,其声称遭受刑讯逼供。

由于涉及人数众多,昨日仅进行了包括林某雄在内的10人的法庭调查,记者了解到,本次庭审涉及被告人数多达41人,将分为两批在两周内审理完毕。此外还有6人被检方认定为不予起诉。

■新快报记者 张国锋

收马仔

否认当老大称马仔全是朋友

昨日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庭审现场,当公诉人正在诉读起诉书时,林某雄一直在闭目养神,直至审判长法槌敲下让他一人留在法庭时,他才睁开眼睛。

据检方指控,林某雄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以带马仔的方式纠集一帮外来无业人员,逐步形成了以其为组织、领导者,以被告人曾某忠、罗某刚、刘某群等为成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这个被称为“麻布矮哥”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层级结构明确、人数众多,对深圳西乡街道经济、社会生活造成重大影响。该组织以包红包、敬茶等方式维系组织架构,以江湖规矩等规则管理组织成员。

“麻布矮哥”团伙,俗称“西乡水房帮”,林某雄一直被认为是该组织的头目,但昨日,林某雄一口予以否认。“他们都没跟我敬过茶,包过红包,我也没有收他们当马仔,他们当中很多人我认识,都是朋友。”紧接着的其余受审人员口风也相当一致,一口否认了检方对他们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指控,当中还有人说“根本不认识林某雄”。

拘禁勒索

称遭刑讯逼供当庭翻供改口

据检方指控,该团伙主要盘踞在宝安区西乡、新安一带,实施故意伤害、抢劫、故意毁坏财物、敲诈勒索、非法拘禁等暴力性质犯罪,形成、扩大影响力,以开设赌场、放高利贷、敲诈勒索收保护费、贿赂国家工作人员为组织成员开脱罪责等方式攫取非法利益,对当地群众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威慑,严重破坏了当地居民的生活、生产秩序,对宝安区西乡、新安一带的赌博违法犯罪活动,形成了非法控制或重大影响。

在宝安区经营的某酒店就是一个受害的典型。检方指控,2008年该酒店开业不久,林某雄便带着十几个马仔到该酒店KTV打砸闹事,最终逼迫酒店老板答应其安插马仔在酒店工作,并享受1万元薪酬和2万元签单权。而在酒店转让后,其马仔更直接提出要6万元安置费,最终都得逞。

此外,林某雄及其马仔还被指控非法拘禁李某清、李某荣和江某荣三人,当中除了李某荣最终由亲友筹钱还款后重获自由,其余两人均是偷偷报警最终由警方解救。

但林某雄方面在昨日庭审中对此予以否认。林某雄称,自己与酒店的老板早就认识,而且关系很好,介绍马仔进去工作是受人所托,并非收取“保护费”。林某雄还进一步指出,自己在公安机关中做的笔录均是受到刑讯逼供做出的,并非自己的真实意思,当庭予以翻供。这个说法在之后的其余被告人受审也予以延续,几乎所有人均表示自己曾遭遇刑讯逼供。

开赌场

操控多家赌场,日抽水百万元

据检方指控,20087月起,林某雄等人在罗湖区皇家贵族会所二楼、四楼开设赌百家乐、三公的赌场,该赌场每日抽水金额平均在100万元人民币左右,赌场经营数月,赌场工作人员每日则获得200元至1000元的报酬。

2009年至2011年间,林某雄等人在宝安区宝湖酒店四楼、六楼等楼层房间内开设赌场,以赌三公、牌九等赌博方式聚众赌博,林某雄安排其马仔作为赌场工作人员。该赌场每天抽水达20万元以上。

20063月份,朱某辉在林某雄的授意下,与金某辉在开屏村找到一间出租屋内开设了一个赌场,林某雄为大股东,该赌场每日抽水金额为50万元至100万元不等。此外,检方还指控其在麻布新村等多地开设赌场,每日抽水额均在2-3万元。

但林某雄表示,自己仅承认在麻布新村开设的赌场,且该赌场因为竞争对手太多生意不太好,最终仅经营一个月就关闭了。至于其余的赌场,他都只是去赌过,而没有控制或者参股。“我喜欢赌博,赌博、收房租和放贷是我主要的收入来源,我没有收过马仔,也没有收过他们给我的任何财物。”林某雄说。

搭线行贿

为友“摆平”民警,撤销追逃令

在所有指控当中,林某雄还承认了介绍贿赂罪。

20071月,陈某阶与彭某兵合谋抢劫,彭某兵找到易某、李某俊、谭某红、李某祥、彭某等人(均已判刑),抢劫了被害人陈某贤、陈某周现金人民币22000元、港币28000元,IC芯片42000个、DVD播放机204台、金杯面包车一辆,共值126.4万元。

之后,彭某兵找到其老大林某雄,称因抢劫罪被上网追逃,问林某雄是否认识西乡派出所的人,林某雄遂将西乡派出所民警叶某雄(已另案处理)介绍给其认识,并约在一起吃饭,谈好帮助彭某兵撤销网上追逃事宜,彭某兵随后告知林某雄称西乡派出所民警叶某雄索要12万元好处费,彭某兵分两次通过刘某丰(林某雄的手下)将人民币8万元、4万元交给西乡派出所民警叶某雄。后西乡派出所将彭某兵撤销网上追逃。

而在故意伤害莫某棱致其死亡一案当中,林某雄承认自己曾致电“朋友”蔡某水让其帮忙解决刘某洪向莫某棱追债一事,并曾有十几人在其家门前召集,但自己并未有其他举措。

张国锋

原文链接:http://www.ycwb.com/ePaper/xkb/html/2015-01/27/content_638868.htm?div=-1

 

【深圳特区报】

黑帮团伙横行西乡20多年

21名被告昨在中院受审,“黑老大”和“马仔”当庭翻供

■深圳特区报记者 蔡佩琼

通讯员 王东兴

“矮脚”这个名字,曾在长达二十几年的时间内是深圳宝安区西乡一方百姓的“噩梦”。林道雄绰号“矮脚”,以他为首的团伙盘踞当地,敲诈抢劫故意伤害他人无恶不作。该涉黑团伙共有41名被告人,其中“黑老大”林道雄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抢劫罪,故意毁坏财物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介绍贿赂罪、开设赌场罪等罪名。由于本案被告人众多,深圳中级法院分两批进行审理。昨日,该团伙21名成员在深圳中院受审,下周该团伙另外20名成员将出庭受审。

盘踞西乡二十余年

被告人林道雄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以带马仔的方式纠集一帮外来无业人员,逐步形成了以其为组织、领导者,以被告人曾敬忠、罗宗刚、刘会群、蔡木昌、刘德强以及另案处理的丁云、李文进、王郑为积极参加者,包括被告人陈欢、罗立浩、何福田、何宝林、罗伟华、何飞、李友龙、李光醒、周建安、秦浩然、茹庆祝、魏亚兵、叶金标、许特猛等人,以及另案处理的杨刚件、赖劲君、敬福建、杨运操、胡林豆、刘勇、贺洪波、李峰、傅其元、陈涛清、郭友华、郭军旗、陈小海、熊沐富、王怀立、雷付均、张萍华、汪海峰等人的骨干成员固定,层级结构明确、人数众多,该组织以包红包、敬茶等方式维系组织架构,以江湖规矩等规则管理组织成员。

以林道雄为首的“麻布矮哥”黑社会性质组织,主要盘踞在宝安区西乡、新安一带,实施故意伤害、抢劫、故意毁坏财物、敲诈勒索、非法拘禁等暴力性质犯罪,形成、扩大影响力,以开设赌场、放高利贷、敲诈勒索收保护费、贿赂国家工作人员为组织成员开脱罪责等方式攫取非法利益,对当地群众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威慑,严重破坏了当地居民的生活、生产秩序,对宝安区西乡、新安一带的赌博违法犯罪活动,形成了非法控制或重大影响。

谎称公安人员刑讯逼供

林道雄对检察机关指控的8个罪名,除了承认一单开设赌场和故意伤害之外,对其他指控犯罪事实当庭翻供。林道雄说:“公安机关把我衣服脱掉,打开空调。我很害怕,就在他们已事先写好的供述书上签字。”对此说法,公诉人回应,会在法庭调查阶段出具相关证据证明林道雄在说谎。

以刑讯逼供为由,林道雄将在公安机关所作的有罪供述基本全部推翻。他辩称,起诉书上指控的21名被告人,他只认识曾敬忠等少数几个人,其他均不认识,且与曾敬忠等人仅为朋友,并非“老大”和“马仔”的关系,双方也没有经济往来,因此也不存在指使他们去非法拘禁他人、抢劫、开设赌场、敲诈勒索、毁坏财物等情况。

检察机关指控林道雄将西乡派出所民警叶国雄(已另案处理)介绍给被告人彭育兵认识, 彭育兵向叶国雄行贿12万元后,西乡派出所将彭育兵撤销网上追逃。林道雄表示不认罪,“我是介绍彭育兵给叶国雄认识,但不知道他向叶国雄行贿。”

检察机关指控林道雄参与了6处赌场的开设,林道雄只承认其中一处是其开设的。他辩称,其在麻布新村曾经开设一处赌场,但仅经营了一个多月便关掉。

“马仔”也称被刑讯逼供

昨日下午,多名涉案人员过堂。他们无不对指控的“涉黑”、“开赌档”矢口否认,并否认了之前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其中,根据检方指控,被告人罗宗刚受林道雄的安排来到好莱登酒店要求担任酒店职务,酒店老板徐某无奈之下只有安排其担任董事长助理这一编外闲职,并每月支付罗宗刚人民币1万元薪酬以及2万元的签单权。

对此,罗宗刚在法庭上表示,自己从工厂辞职后,请求林道雄帮忙介绍工作。于是,林道雄将他介绍到酒店工作,并不是“看场”,“我跟林道雄是朋友关系,他来酒店也要买单。我赚的钱没有分给他。”罗宗刚称,自己经常在酒店喝酒,维护和客人的关系,并给酒店每月带来至少十几万元的效益。

而酒店转让时,“安置费”是徐某主动提出给他的,是答谢他四年来对酒店的贡献。他称,自己在酒店的工作很忙,根本没空去开设赌档,也不知情。之前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全部是因为受到刑讯逼供,“他们把我的手铐到背后打我,我很害怕,他们说什么我都认了。”

原文链接:http://sztqb.sznews.com/html/2015-01/27/content_3133658.htm

 

【深圳商报】

西乡“麻布矮哥”团伙昨受审

21名被告出庭,“黑老大”林道雄当庭翻供

昨日,宝安区西乡涉黑团伙21名成员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图为该团伙成员正被带入法庭。深圳商报记者 李博 摄

深圳商报记者 包力 通讯员 王东兴

“矮脚”这个名字曾在长达二十几年的时间内是深圳宝安区西乡一方百姓的“噩梦”,以他为首的团伙盘踞当地,被控敲诈抢劫故意伤害他人。该涉黑团伙共有41名被告人,其中“黑老大”林道雄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抢劫罪,故意毁坏财物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介绍贿赂罪、开设赌场罪等罪名。由于本案被告人众多,深圳中级法院分两批进行审理。昨日,该团伙21名成员在深圳中院受审,下周该团伙另外20名成员将出庭受审。

昨日在法庭上,林道雄当庭翻供,称受到公安机关刑讯逼供才作出有罪供述。对检察机关指控其的10宗犯罪事实,林道雄只认故意伤害他人和一单开设赌场。他辩称,赌场只开了一个多月便关了,而故意伤害他人致死是被无辜牵扯进去的。

●盘踞西乡二十余年

被告人林道雄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以带马仔的方式纠集一帮外来无业人员,以江湖规矩等规则管理组织成员。

以林道雄为首的“麻布矮哥”黑社会性质组织,主要盘踞在宝安区西乡、新安一带,实施故意伤害、抢劫、故意毁坏财物、敲诈勒索、非法拘禁等暴力性质犯罪,形成、扩大影响力,以开设赌场、放高利贷、敲诈勒索收保护费、贿赂国家工作人员为组织成员开脱罪责等方式攫取非法利益,对当地群众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威慑,严重破坏了当地居民的生活、生产秩序,对宝安区西乡、新安一带的赌博违法犯罪活动,形成了非法控制或重大影响。

●“黑老大”当庭翻供

林道雄对检察机关指控的8个罪名,除了承认一单开设赌场和故意伤害之外,对其他指控犯罪事实当庭翻供。林道雄说:“公安机关把我衣服脱掉,打开空调,还威胁我如果不认罪,就将我妻子刑拘。我很害怕,就在他们已事先写好的供述书上签字。”对此说法,公诉人回应,会在法庭调查阶段出具相关证据证明林道雄在说谎。

法庭上,林道雄将在公安机关所做的有罪供述基本全部推翻。他辩称,起诉书上指控的21名被告人,他只认识曾敬忠等少数几个人,其他均不认识,且与曾敬忠等人仅为朋友,并非“老大”和“马仔”的关系,双方也没有经济往来,因此也不存在指使他们去非法拘禁他人、抢劫、开设赌场、敲诈勒索、毁坏财物等情况。

检察机关指控林道雄将西乡派出所民警叶国雄(已另案处理)介绍给被告人彭育兵认识, 彭育兵向叶国雄行贿12万元后,西乡派出所将彭育兵撤销网上追逃。林道雄表示不认罪,“我是介绍彭育兵给叶国雄认识,但不知道他向叶国雄行贿。”

检察机关指控林道雄参与了6处赌场的开设,林道雄只承认其中一处是其开设的。他辩称,其在麻布新村曾经开设一处赌场,但仅经营了一个多月就关掉。

林道雄对检察机关指控其故意伤害表示认罪,但称是被无辜牵扯进来,他没有安排或指使刘兴洪、蔡木水等人将莫某棱砍死,但确实因为庄广豪中六合彩兑不了奖这事给蔡木水打过电话,“那是因为蔡木水跟莫某棱是老乡,希望蔡木水跟莫某棱好好说说。”他到案发现场附近也不是去发号施令,而是刚好在他家附近,他过去跟其中几个人说几句话。

●“马仔”称也被刑讯逼供

昨日下午,多名涉案人员过堂。他们无不对指控的“涉黑”、“开赌档”矢口否认,并否认了之前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其中,根据检方指控,被告人罗宗刚受林道雄的安排来到好莱登酒店要求担任酒店职务,酒店老板徐某无奈之下只有安排其担任董事长助理这一编外闲职,并每月支付罗宗刚人民币1万元薪酬以及2万元的签单权。

对此,罗宗刚在法庭上表示,自己从工厂辞职后,请求林道雄帮忙介绍工作。于是,林道雄将他介绍到酒店工作,并不是“看场”,“我跟林道雄是朋友关系,他来酒店也要买单。我赚的钱没有分给他。”罗宗刚称,自己经常在酒店喝酒,维护和客人的关系,并给酒店每月带来至少十几万元的效益。而酒店转让时,“安置费”是徐某主动提出给他的,是答谢他四年来对酒店的贡献。6万元中还有1万元是他的工资。他称,自己在酒店的工作很忙,根本没空去开设赌档,也不知情。之前在公安机关的供述,全部是因为受到刑讯逼供,“他们把我的手铐到背后打我,我很害怕,他们说什么我都认了。”公诉人询问其是否有出血时,罗宗刚表示没有。

被告人刘会群同样声称自己受到了刑讯逼供。他表示,自己在老家被抓获时,被带到一个类似基地的地方,被拳打脚踢,一天一夜没给饭吃,不让站和坐,只能蹲着。身体没有很大伤害,但有红印子。刘会群表示自己之前的供述不属实,他只认“故意伤害”一罪,并不认“涉黑”。

原文链接:http://szsb.sznews.com/html/2015-01/27/content_3133794.htm

 

【晶报】

“麻布矮哥”涉黑团伙21名成员昨受审 横行西乡、新安20年,被控8项罪名

“黑老大”林道雄当庭翻供称“无辜”

吴欣 王东兴

以林道雄为首的“麻布矮哥”黑社会性质组织,盘踞在宝安区西乡、新安一带20多年,实施故意伤害、抢劫、毁坏财物、敲诈勒索、非法拘禁、开设赌场、放高利贷、敲诈勒索等无恶不作,甚至贿赂国家工作人员为组织成员开脱罪责。

昨日,该团伙21名成员在深圳市中级法院受审,“黑老大”林道雄被控八项罪名,并当庭翻供。

“黑老大”被控8项罪名,当庭翻供

由于本案被告人众多,深圳市中级法院分两批进行审理。昨日,该团伙21名成员在深圳中院受审,下周该团伙另外20名成员还将出庭受审。

昨日受审的“黑老大”林道雄,被检方指控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抢劫罪,故意毁坏财物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介绍贿赂罪、开设赌场罪8大罪名。

在庭上,林道雄当庭翻供,称受到公安机关刑讯逼供才作出有罪供述。对检察机关指控其的多宗犯罪事实,林道雄只认故意伤害他人和一单开设赌场,他说自己在麻布新村曾经开设一处赌场,但仅经营了一个多月就关掉。

林道雄辩称,起诉书上指控的21名被告人,他只认识曾敬忠等少数几个人,且与对方仅为朋友,并非“老大”和“马仔”关系,双方没有经济往来,不存在指使他们去非法拘禁他人、抢劫、开设赌场、敲诈勒索、毁坏财物等情况。

称不知手下贿赂民警

检察机关指控林道雄将西乡派出所民警叶国雄介绍给彭育兵认识, 彭育兵向叶国雄行贿12万元后,西乡派出所对彭育兵撤销网上追逃。昨日在庭上,林道雄表示不认罪,“我是介绍彭育兵给叶国雄认识,但不知道他向叶国雄行贿。”

林道雄虽然对检察机关指控其故意伤害表示认罪,但称是被“无辜牵扯进来的”。

他辩称自己没有安排或指使刘兴洪、蔡木水等人将莫某棱砍死,但确实因为庄广豪中六合彩兑不了奖这事给蔡木水打过电话,“那是因为蔡木水跟莫某棱是老乡,希望蔡木水跟莫某棱好好说说。”

多名“马仔”随“老大”翻供

昨日下午,此案多名被告人也跟随“黑老大”一起翻供,对指控的“涉黑”、“开赌档”矢口否认,几乎全部推翻之前在公安机关的供述。

如检方指控在林道雄的安排下,好莱登酒店老板徐某无奈安排罗宗刚担任“董事长助理”的编外闲职,每月支付罗1万元薪酬以及2万元的签单权。

罗宗刚辩称,是自己维护好了客人的关系,给酒店每月带来至少十几万元的效益。酒店转让时,“安置费”是徐某主动提出给他的,是答谢他“4年来对酒店的贡献”。被告人刘会群同样声称自己受到了刑讯逼供,只承认自己犯有“故意伤害”罪,并不承认加入黑帮。

目前,此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之中。

检方指控

组建“麻布矮哥”黑帮

据检方指控,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林道雄以带马仔的方式纠集一帮外来无业人员,逐步形成了以其为领导者的“麻布矮哥”黑社会性质组织,在宝安区西乡、新安一带称霸一方。 为六合彩中奖纠纷砍死人

据指控,2001329日,庄广豪持地下六合彩单据声称中奖,被害人莫某棱委托开单的王某琼夫妇不能确认该单为其所开。

次日傍晚,刘兴洪、蔡木水等马仔20余人聚集到林道雄住处附近,林道雄到场做好安排后,刘兴洪、蔡木水等马仔20余人乘车前去与莫某棱交涉,随后双方发生争吵,刘兴洪等人即拿出刀具、斧头追砍莫某棱,将莫某棱砍伤致死。

敲诈勒索酒店经营者

2008年,位于本市宝安区49区的好莱登酒店刚开业不久,林道雄便意图通过借故闹事的方式向酒店经营者施压,以达到将该酒店纳入其控制范围的目的。好菜登酒店老板徐某迫于林道雄等人涉黑的社会背景,被迫答应林道雄要徐某安排其手下在酒店看场的要求。

此后不久,罗宗刚受林道雄的安排来到酒店要求担任酒店职务,徐某无奈之下只有安排其担任董事长助理这一编外闲职,并每月支付罗宗刚人民币1万元薪酬以及2万元的签单权。

2011年,徐某将好莱登酒店转让给方某,方某遂要求徐某让罗宗刚离开酒店,罗宗刚又借此机会向徐某索要所谓人民币6万元的“安置费”,徐某鉴于林道雄组织的势力,被迫给了罗宗刚人民币6万元。

追高利贷非法拘禁他人

2008717日晚,被害人李某清在林道雄等人于罗湖区皇家贵族会所开设的赌场内赌博输光后,向赌场借了2万元的高利贷后继续参赌,因输光无法归还。

林道雄、曾敬忠遂指使罗宗刚安排马仔通过关押李某清的方式逼迫其偿还赌债。罗宗刚安排其马仔将李某清拘禁在该赌场的休息室至721日,后又安排陶杰、吴攀(均已判决)将李某清带到宝安一宾馆继续看守。同年723日下午,公安民警将李某清解救。

介绍贿赂民警 撤网上追逃

20071月,深圳市宝安区西乡街道第二工业区发生一起特大持枪抢劫案,被害人被抢财物价值高达130万元。案发后,深圳市公安局西乡派出所成立了专案组进行侦查,共刑事拘留12人,主犯彭育兵等在逃。2008年,彭育兵找到其老大林道雄,称因抢劫罪被上网追逃,问林道雄是否认识西乡派出所的人。林道雄遂将西乡派出所民警叶国雄(终审获刑5年)介绍给其认识,并约在一起吃饭,期间谈好帮助彭育兵撤销网上追逃事宜。彭育兵向叶国雄行贿12万元,后西乡派出所撤销了彭育兵的网上追逃。

开设赌场攫取非法暴利

检察机关指控林道雄6单开设赌场的犯罪事实,其每日攫取的非法暴利可观:在罗湖区皇家贵族会所开设赌场,每日抽水金额平均在人民币100万元左右;在宝安区宝湖酒店开设赌场,每天抽水达人民币20万元以上;在开屏村开设赌场,每日抽水金额为人民币50万元至100万元不等;在麻布新村开设赌场,20081117日,被公安机关查获,现场缴获了人民币44400元,港币2000元抽水资金及人民币11余万元、港币7000余元赌资;在麻布新村还另开设一赌场,该赌场经营了数月,每天抽水人民币数万元;在麻布浪琴湾(桃园休闲会所)附近开设赌场,平均每晚抽水人民币数万元。

晶报记者 吴欣 通讯员 王东兴

原文链接:http://jb.sznews.com/html/2015-01/27/content_3134124.htm

 

【深圳晚报】

“麻布矮哥”涉黑组织覆灭 41人被公诉

以放高利贷、开赌场、收保护费等方式敛财,昨日在市中院一审开庭

深圳晚报记者 伊宵鸿

林道雄绰号“矮脚”,是土生土长的宝安西乡麻布新村人,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他以带马仔的方式纠集了一帮外来无业人员,主要从事放高利贷、开赌场、收保护费等非法敛财活动,逐步形成“麻布矮哥”黑社会性质组织。

昨天,林道雄等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据了解,公安机关抓获60多名犯罪嫌疑人,市检察院已对其中41人依法提起公诉、6人作不起诉处理。由于涉及黑社会成员众多,庭审将分两批次进行,林道雄为首的21名被告人首先过堂,其中林道雄被指控涉嫌犯有8项罪名。

指控一:收马仔建立黑社会性质组织

“麻布矮哥”黑社会性质组织,层级结构明确、人数众多,以包红包、敬茶等方式维系组织架构,以江湖规矩等规则管理组织成员。该团伙实施故意伤害、抢劫、故意毁坏财物、敲诈勒索、非法拘禁等暴力性质犯罪,以开设赌场、放高利贷、敲诈勒索收保护费、贿赂国家工作人员为组织成员开脱罪责等方式攫取非法利益,对当地群众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压迫,并对宝安区西乡、新安一带的赌博违法犯罪活动,形成了非法控制或重大影响。

瘦小的林道雄一直被认为是该组织的头目,曾敬忠、罗宗刚、刘会群、蔡木昌、刘德强以及另案处理的丁云、李文进、王郑为积极参加者,陈欢、罗立浩等32人为骨干成员,多数成员为上世纪70年代或80年代出生,分别来自广东、四川、贵州、江西各地。

庭审中,林道雄仅对其中的故意伤害、介绍贿赂和其中一宗开设赌场罪予以认可,否认招收马仔,并自曝遭遇过刑讯逼供,其余受审人员也当庭翻供,否认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指控,当中还有人说“根本不认识林道雄”。

指控二:贿赂民警以撤销网上追逃令

20071月,陈高阶与彭育兵合谋抢劫,彭育兵找到易平、李连俊、谭建红、李小祥、彭敏等人(均已判刑),抢劫了被害人陈晓贤、陈乙周现金人民币2.2万元、港币2.8万元,IC芯片4.2万个、DVD播放机204台、金杯面包车一辆,赃物价值人民币126.4万元。

2008年某天,彭育兵找到其老大林道雄,称因抢劫罪被网上追逃,问林道雄是否认识西乡派出所的人。林道雄遂将西乡派出所民警叶国雄(已另案处理)介绍给彭育兵认识,并约在一起吃饭,期间谈好帮助彭育兵撤销网上追逃事宜。彭育兵随后告知林道雄,称西乡派出所民警叶国雄索要12万元好处费,彭育兵分两次通过刘梅丰将8万元、4万元交给西乡派出所民警叶国雄。

之后,上述民警为彭育兵撤销网上追逃。

指控三:打砸酒店强收保护费

2008年,位于宝安区的一家好莱登酒店刚开业,林道雄意图借故闹事向酒店经营者施压,以达到将该酒店纳入其控制范围的目的。之后,林道雄带着曾敬忠等十几个马仔来到该酒店KTV包房消费,离开时提出不付款的无理要求。遭到拒绝后,他与曾敬忠等人打砸包房内物品,并扬言只有他能在该酒店看场。

好莱登酒店老板徐某得知此事后,因知晓林道雄等人涉黑的背景,便找到林道雄商谈,林道雄遂提出手下在酒店看场的要求,徐某被迫答应。此后不久,罗宗刚受林道雄的安排来到酒店。徐某无奈下安排其担任董事长助理这一编外闲职,并每月支付罗宗刚人民币1万元薪酬以及2万元的签单权。罗宗刚在酒店并未实际负责具体事务,而是带着其马仔混迹在酒店中。

2011年,徐某将好莱登酒店转让,罗宗刚借此机会向徐某索要所谓“安置费”6万元人民币,徐某被迫给了罗宗刚6万元。林道雄对此辩称,自己与好莱登酒店的老板早就认识,介绍罗宗刚进去工作是受人所托,并非收取“保护费”。

指控四:开赌场每日最高抽水100

20087月起,林道雄、曾敬忠等人在罗湖区皇家贵族会所二楼、四楼开设赌百家乐、三公赌场,林道雄、曾敬忠亲自坐镇,并组织罗宗刚等10多位马仔在赌场工作。有的负责赌场具体管理,有负责巡场和安排手下工作,还有的负责看场和发放收取高利贷。该赌场每日抽水金额平均约100万元人民币。赌场经营数月,赌场工作人员每日获得报酬200元至1000元不等。

2009年至2011年期间,林道雄、曾敬忠在宝安区宝湖酒店四楼、六楼等楼层房间内开设赌场,以赌三公、牌九等赌博方式聚众赌博,林道雄安排其马仔作为赌场工作人员。该赌场每天抽水达人民币20万元以上。

20063月份,朱秀辉在林道雄的授意下,与金耀辉在开屏村找到一间出租屋内开设了一个赌场,林道雄为大股东,金耀辉获得赌场0.5%的股份,林道雄还将股份分给张中保等人,并安排专人负责发牌、看场、抽水、放贷等工作。该赌场每日抽水金额为人民币50万元至100万元不等,经营至20065月份,被公安机关查获,金耀辉等人被现场抓获。

起诉书指控的近十家赌场中,林道雄只承认在麻布新村开设的赌场,且因为竞争对手太多生意不太好,仅经营一个月就关闭。至于其余的赌场,他表示偷偷地跑去赌过,没有控制或者参股。“我喜欢赌博,赌博、收房租和放贷是我主要的收入来源,我没有收过马仔,也没有收过他们给我的任何财物。”

指控五:放高利贷,非法拘禁借贷人

2008717日晚,被害人李某清在罗湖区皇家贵族会所开设的赌场内赌博,输光所带现金后,又向赌场借了2万元人民币的高利贷继续参赌,再次输光无法归还。

林道雄、曾敬忠遂指使罗宗刚安排马仔通过关押的方式逼迫被害人偿还赌债。罗宗刚遂安排其马仔将李某清拘禁在该赌场的休息室至721日,后又安排陶杰、吴攀(均已判决)将被害人带到本市宝安区西乡流塘洪天鑫宾馆210房内继续看守。同年723日下午,民警在上述地点将李某清解救,并将吴攀、陶杰当场抓获归案。

指控六:设局殴打抢劫两商人

20098月初,杨某伟与林某湖想在深圳做地下六合彩。84日,杨某伟到深圳谈生意时得知朋友认识一名宝安六合彩庄家,遂约好再次到深圳时谈,随后杨某伟返回英德。86日,杨某伟与林某湖来到深圳,被朋友带到宝民二路一家茶餐厅,曾敬忠自称陈老板与两人见了面,并商谈六合彩事宜。

88日下午,曾敬忠安排杨某伟入住宝湖酒店7楼。19时许,曾敬忠带着两名男子再次进入房间,过了一会,外面有人敲门,曾敬忠带来的男子去开门,忽然冲进来七八位男子,罗宗刚用枪指着杨某伟头部,让其不要动,随后将两人捆绑押至旁边一栋楼四楼的房间内。罗宗刚开始殴打杨某伟与林某湖,逼他们向家里要人民币50万元赎人,之后又拿走两人的银行卡取钱。

因杨某伟的朋友报警,第二天下午两点多,罗宗刚等人突然逃跑,杨某伟自行将捆绑的胶带撕开到流塘派出所求救。在此之前,杨某伟被抢走帝陀表一只,现金人民币1万元左右,银行卡被取走人民币4万元。

涉嫌开赌场

201111月初,于宝安区宝城新安四路黄金台小区5栋西梯208房开设一间赌三公的赌场,每天抽水金额上万元人民币。

2009年至2011年期, 间,于宝安区宝湖酒店四楼、六楼等楼层房间内开设赌场,以赌三公、牌九等赌博方式聚众赌博,每天抽水20万元人民币以上。

20089月至200810月,于宝安区西乡麻布浪琴湾酒店旁边的桃园休闲会所后面开设一间以赌板九为赌博方式的赌场,平均每晚抽水人民币数万元。

20088月开始,于宝安区西乡街道麻布社区麻布新村217号合股开设一间赌牌九的赌场。

20087月开始,于罗湖区皇家贵族会所二楼、四楼开设赌百家乐、三公赌场,每日抽水金额平均约100万元人民币。

20086月初,于宝安区49区径贝新围55号内开设一间赌场,每日抽水金额1~3万元人民币。

2008年初开始,于宝安西乡麻布村一出租屋内开设一间赌场,以赌牌九等赌博方式聚众赌博,每天抽水人民币数万元。

2008年左右,于宝安区流塘商务大厦开设一间赌板九的赌场,每日抽水约人民币10万元。

2007年至2009年初,于宝安区布心二村一小店内开设一间赌场,该赌场以三公、斗牛、扎金花、板九等作为赌博方式,每日抽水人民币3000元至1万元。

20063月份,于开屏村一间出租屋内开设一间赌三公的赌场,每日抽水50~100万元人民币。

原文链接:http://wb.sznews.com/html/2015-01/27/content_3133933.htm

 
  • 电话:0755-83033002 手机:15919408408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莲花支路1号公交大厦3楼334室(即:深圳市中级法人民法院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