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警察违法扣押财物 律师又遭非法传唤

因涉嫌“合同诈骗罪”而被湖北宜昌警方扣押财物的天津港津花园家居有限公司,委派其法律顾问前往宜昌市点军区与当地警方交涉。警方表示,只要天津公司拿出三十万元,“刑事经济责任”就可“一并了结”。双方为此签订了一份所谓的能免除法律责任的“还款协议书”,宜昌警方还在协议书上盖上了鲜红的大印……

 

改头换面的汇票传真带来大麻烦

天津港津花园家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港津公司)是一家中外合资企业,从事户外花园家居、装饰材料的生产加工组装及出口,其原材料均从外地购入。199710月起,港津公司与湖北省神龙架林区孙军发生业务联系,后由于双方在执行合同时产生纠纷,19983月份双方业务暂时中止,但彼此仍保持联络。

1998416日,该公司总经理李传祥接到孙军的求援电话。据孙军称,他借了高利贷,因资金一时难以回笼而无钱还债,恳请该公司先借2万元给他解燃眉之急。遭到拒绝后,孙军在电话中哭着哀求,万一没钱借,给他一张汇票传真也行,他可以此向放贷人交差,拖延一阵子,否则就有生命危险。经再三考虑,李经理答应了孙军,他拿出一张给其他客户的2.5万元电汇凭证回单,经涂改后传真给了孙军。谁料这张单子给该公司带来不少麻烦。

1999101112月,湖北省宜昌市公安局点军区分局的几名刑警先后三次来到港津公司,称该公司传真给孙军的汇票是伪造的,该行为涉嫌合同诈骗,要逮捕公司法定代表人,并于1999123日将该公司全套印章、传真机、电脑以及一辆桑塔纳轿车强行扣押。由于全套印章被扣押,港津公司的业务陷入全面瘫痪,原定向美国出口的160余万美元定单被延误,损失20余万美元。

港津公司被“合同诈骗”弄得一头雾水

面对点军区警方的“突然袭击”,港津公司一下子懵了,怎么也想不明白宜昌警方认为该公司搞“合同诈骗”并强行扣押了印章等物件究竟是怎么回事。港津公司对此作了多种分析:如果说港津公司与孙军之间存在合同纠纷,依照法律规定,应当由人民法院立案审理,公安部门不应直接介入扣押物件。退一步来说,就算该公司有合同诈骗的嫌疑,由于复印件不能作为单独的证据使用,因此宜昌警方不能光凭一张传真件就直接扣物抓人。再有,依据“刑事案件由犯罪地公安机关管辖”的原则,如果宜昌警方要抓人扣物是因为孙军与港津公司在业务上存在合同纠纷,那么合同的签订与履行地均在天津,应由天津公安机关管辖此事;如果是因为汇票传真件涉嫌合同诈骗,那么从汇票上所记载的内容上反映,汇入地点为“湖北省神龙架林区”,汇入行是“工商银行神龙架林区支行”,如果存在犯罪行为,犯罪终了地应为神龙架林区而非宜昌市点军区,此案应由神龙架林区公安部门立案侦察,仍不该由点军区公安分局管辖。

1999125日,港津公司法律顾问夏学义律师向点军区公安分局出具了律师函,告之该局扣押港津公司印章及财物的行为违反了《刑事诉讼法》和《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的规定,并请求该局返还扣押的物件,遭到拒绝。2000120日,宜昌方面来了电话,要港津公司派人前往协商解决此事。

无中生有的“还款协议”

2000123日,港津公司委托法律顾问夏律师和公司职员叶小姐飞抵宜昌与点军区公安分局交涉。点军区警方称,只要港津公司拿出30万元,那么此事就可以私了,先交13万元就可拿回被扣的公章以及电脑等办公用具,但小汽车不能返还,只能作价5万元计入到30万元内,剩下的12万元限期付清。经港津公司授权,叶小姐与点军区刑警大队于124日达成书面协议,写下“李传祥保证在2000430日前将余款壹拾贰万元整交点军区公安分局,由点军区公安分局将此案了结,关于李传祥的刑事经济责任一并了结。”在这张纸上,双方经办人都签了字,点军区警方还郑重其事地盖上了鲜纽的大印。

这份至关重要的所谓“还款协议”,成为日后此事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有力证据,为防不测,夏律师迅速将协议书转移出宜昌。

突然被派出所民警带去盘查

2000125日上午,夏律师与叶小姐依点军区警方要求去银行办理了相关手续,将带去的3万元现金和10万元汇票全部转帐完毕。中午时分,两人正在餐馆吃饭,过来两个自称警察的人,在没有出示合法传唤证明的情况下,要夏律师和叶小姐跟他们走一趟。夏律师不从,并与之理论,门外又冲进一伙人,将夏律师和叶小姐强行带上一辆面包车后绝尘而去,以为遭到匪徒绑架的叶小姐当时脸都吓白了。据夏律师回忆,最后车子停在了宜昌市大公桥派出所内。

派出所民警以清查外来人员为由,对两人展开了询问。夏律师将自己为什么来宜昌、和哪些人见了面、具体又做了些什么事等一五一十地作了陈述。他出示了律师证,还告之派出所民警,点军区公安分局与他们签订了“还款协议书”,这些事实都可以与点军区公安分局刑警联系对证。一位民警要求夏律师把那份“还款协议书”拿出来看看,夏律师表示协议书不在手头。经过两个小时的询问和检查,派出所放了他俩。夏律师认为,这很有可能是点军区刑警为拿回协议书,:故意串通大公桥派出所民警去这样做的。

检察机关已立案侦察

经历此番风波的夏律师,立即开始通过法律途径寻求公道。他以港津公司的名义,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等主管部门投诉,详细反映了宜昌市点军区公安分局刑警越权办案、贪赃枉法的具体情况。天津市河西区人民检察院接举报后立即展开调查,经查证,港津公司与孙军之间的业务款项已经结清,不存在合同诈骗的问题,只属一般的经济纠纷。河西区检察院认为,点军区公安分局干警违法办案,其行为严重违反公安部三令五申的《关于公安机关严禁越权干预经济纠纷的通知》的规定,触犯了我国《刑法》第397条的规定,涉嫌构成滥用职权罪。2000918日,天津市河西区检察院依据《刑事诉讼法》第83条的规定,对宜昌市点军区公安分局相关人员的犯罪事实予以立案侦察。20013月下旬,天津市检察院和天津市河西区检察院组成联合调查小组赴湖北,在湖北省检察院的配合下,对此案进行深入调查。

当事刑警如是说

点军区公安分局刑警杜培义,是当时与港津公司签订还款协议的宜昌警方经办人。据他表示,天津检察机关赴湖北调查此案,认为他滥用职权插手经济纠纷,对他产生了不利影响,除受到上司批评而称病一月外,湖北省公安厅也认为其做法欠妥。杜警官还说,这件事情过去后,一定要把李传祥“弄一下”,拿回没给完的钱。他还希望能从夏律师手中取回那份让他十分被动的还款协议书,但对于大公桥派出所扣留夏律师一事,杜警官一再声称,确实没有介入此事,至于派出所民警盘查夏律师,令其交出还款协议书“看一看”之事,他认为这是“公安的通病”、“我办案也是这样的”。

 

 
  • 电话:0755-83033002 手机:15919408408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莲花支路1号公交大厦3楼334室(即:深圳市中级法人民法院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