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深圳首届“蒲公英奖”颁奖 30名幼教园丁获奖——夏学义律师受邀参加相关活动

深圳新闻网讯(记者 傅大伟 通讯员 韦建诚)1116日上午,深圳市教育学会学前教育专业委员会十周年庆典暨“首届鹏城幼教蒲公英奖”表彰活动在深圳市南山区华侨城中学举行。“鹏城幼教蒲公英奖”由深圳市教育学会学前教育专业委员会与深圳市教育发展基金会•爱爱儿童成长专项基金联合举办。30名幼教园丁获奖。该奖项从今年开始,每两年评选一次。

深圳市广大幼儿教师和教育工作者爱岗敬业、教书育人,为深圳市的学前教育事业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涌现出一大批先进典型。为在全社会弘扬尊师重教的良好风尚,进一步激励广大幼儿教师和教育工作者投身学前教育事业,吸引优秀人才投身到学前教育事业,建设一支师德高尚、业务精湛、机构合理、充满活力的高素质专业化幼儿教师队伍和学前教育管理干部队伍,促进学前教育事业的改革与发展,在深圳市教育局的支持下,深圳市教育发展基金会、深圳市教育学会主办;深圳市学前教育专业委员会、深圳市教育基金会爱爱儿童成长专项基金承办每两年一度的“鹏城幼教蒲公英奖”。首届设立奖项为:鹏城幼教蒲公英奖优秀园长10名,优秀幼儿教师10名,先进教育工作者10名。

此次活动邀请了市、区教育局领导及全国、省、市众多嘉宾出席典礼。在表彰典礼中,颁奖嘉宾首先对获奖的人员表示衷心的祝贺。此次活动的目的,主要是把“鹏城幼教蒲公英奖”做成深圳市教育的盛事,把对于深圳市几万名幼教工作者的爱和感动传播出去,同时也希望在以后的工作中能再接再厉。

幼教人如蒲公英把爱传得更远

深圳晚报记者对这个奖项的创立者——深圳市教育发展基金会爱爱儿童成长专项基金创设人杨文敏女士进行了专访。

记者:是什么原因促使您要设立蒲公英奖?

杨文敏:从深圳坂田创建第一家小小的幼儿园算起,我从事幼教工作已经20年了。我一直跟孩子在一起,一直与幼儿教育工作者在一起。身在其中,经历过太多的感动和喜悦。当我的个人事业有了一些成绩的时候,我在思考,幼儿教育需要更多的关注和支持,因此萌发了专门设奖项对幼儿教育工作者进行奖励的念头。

当我把这个想法跟教育局和学前教育专业委员会的领导谈起来时,大家非常赞同。我一定要把“鹏城幼教蒲公英奖”做成深圳教育界的盛事,把对于深圳市几万名幼教工作者的爱和感动传播出去。

深圳市教育局副局长范坤先生感谢深圳市爱爱教育中心董事长杨文敏

记者:为什么将这个奖项命名为“蒲公英奖”?

杨文敏:我们知道,蒲公英是一种普普通通的植物,它朴实无华,但是在它小小的花瓣里孕育着无数的种子,风儿一吹,它们就像伞兵一样飞出去,飞到哪里就在哪里生根、发芽、开花。我们幼教工作者就像蒲公英一样,具有平凡朴实,自强不息,至爱天地间的精神。我们觉得蒲公英的平凡和美,就是幼教工作者的最好诠释,因此我们希望幼教人发扬蒲公英的精神,在平凡的岗位上,踏踏实实地为孩子的成长做出贡献。

记者:中国人都在讲述自己的梦想,请问您的梦是什么?

杨文敏:我的梦想就是,让幼儿园充满爱,让幼教工作者能安居乐业!一定要做好这项公益评奖活动,把这个蒲公英奖办成有真正影响力的幼儿教育专项奖。我自己承诺赞助这个奖10年,也希望有更多社会人士参与这个评奖活动,希望更多教育工作者从事幼教,热爱幼教。

记者:能介绍下爱爱儿童成长基金和您的个人经历吗?

杨文敏:1994年,我在龙岗坂田创办了第一家幼儿园,现在发展到11所幼儿园,2所小学。在我们的幼儿园,有近5000名孩子。

还记得那年,有一次我下班经过坂田,看到路边的孩子在玩沙子,一打听,附近没有一所幼儿园,于是就激发了我在关外办幼儿园的想法。我一直感激坂田的居民,当他们听到我要办幼儿园时,给予我很多帮助。例如,在观谰库坑有一处物业,出租给其他商户,可以一年收到30万的租金,给我办幼儿园,只收3万元。当我们到这里办幼儿园时,附近居住的老奶奶和阿姨们经常到来做义工,教我们给孩子煲广式汤。我把自己创办的第一家幼儿园命名为爱爱幼儿园,就是希望我们的幼儿园要把双倍的爱给孩子,让家长将孩子放心托付给我们。

在我加入深圳市学前教育专业委员会以后,看到王主任她们那种敬业精神和她们做的公益工作,促使我在2012年成立了爱爱儿童发展基金,并加入到深圳市教育发展基金会的项目中。

目前,爱爱基金资助了学前教育专业委员会的扶贫支教项目,今年还设立了“鹏城幼教蒲公英奖”。我们做这些事情,就是希望把爱和感动传播得更远,更远!

蒲公英颁奖,爱爱儿童成长专项基金赞助15万奖励金

她们是数万名 幼教工作者代表

“鹏城幼教蒲公英奖”对于广大幼教工作者来说意味着什么?这个获奖者是如何评选出来的?针对这些问题,深圳市学前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长王琪琪给出了我们答案。

记者:听闻您从事幼教事业已近50年,对于幼教工作有什么切身体会?

王琪琪:深圳幼儿园有1300多家,从事幼儿教育工作的人有4万多人,她们一直默默地工作在这个不起眼的岗位上,我觉得她们需要关心,需要了解。对待其中的优秀者,一定要给予表彰,以提高他们的社会地位。

我从事幼教工作近50年,我知道幼教工作者的难处,相对于中小学教育工作,她们就是一群“弱势群体”。对于幼教工作,传统上以为就是看看孩子而已,从事幼教工作的人似乎就显得微不足道。相对于中小学老师,幼儿教师收入不高,待遇较差。但是,值得我们骄傲的是仍然有太多从事幼教的工作者一直辛勤地工作,并为深圳幼儿教育的创新和进步作出了不懈努力!

深圳市教育学会学前教育委员会理事长王琪琪女士致辞

记者:对于这次蒲公英奖,您是怎样考虑的?

王琪琪:这次评奖活动是深圳市第一次针对幼教行业的民间褒奖,我们非常认可爱爱儿童成长专项基金的做法,她们本身就是从事幼教工作的企业,一定深刻了解幼教工作的重要意义,也希望通过这次表彰向社会传递更多正能量。当我们把这个想法向市教育局的领导汇报后,得到了领导的重视和指导,使我们更坚定决心要把这次评奖做好。

无论是在评选要求、评选程序上,具体表彰的方式上,我们都进行了反复讨论,希望尽量做到公平、公正和客观。从6月份启动仪式开始,我们在全市10个区进行初步推选和自荐等方式,接收到上百份参评资料,经过评委会的认真考核,我们基本把首届蒲公英奖的10位优秀园长,10位优秀幼儿教师,10位优秀幼教工作者的获奖名单确定下来,并计划在本月举行隆重的表彰大会。

这是首届蒲公英奖,获奖者是十分幸运的,毕竟她们代表了几万名幼教工作者的正面形象。我们希望获奖者继续保持她们的敬业精神,并影响到更多的人从事和热爱幼教事业!

请全社会都来 关心支持幼教

这次蒲公英奖的创立和评选,一直得到深圳市教育发展基金会的支持,基金会理事长陈观光介绍了该会支持此项奖励的背景和目的。

各年代的教师“年代秀”

记者:深圳教育发展基金会支持这个项目初衷是什么?

陈观光:国家的复兴,教育是基础,教育振兴的基础又是学前教育。那么教育质量和水平的提升,基础也一定在学前教育质量的提升!

我们很高兴看到市委市政府对学前教育的重视,特别是加大了对民办幼儿园的支持力度,例如已经推行的儿童健康成长补贴,把教育的普惠政策更大范围地惠及深圳更多的孩子和家庭;最近,又推出针对民办幼教老师的长期从教补贴政策,尽量加大学前教育投入。

同时我们也看到,学前教育还存在一些具体困难,特别在许多民办幼儿园,一些老师收入不高,这也影响了幼教老师队伍的稳定,甚至造成幼教整体教学质量发展滞后的现象。幼儿教育实在太需要全社会的关注和支持了,所以我们非常赞同爱爱儿童成长专项基金和学前教育专业委员会提出的针对幼教工作者的蒲公英奖励项目,并给予尽可能的支持。

记者:这次评选的基本原则是什么?

陈观光:“蒲公英”奖励评选活动就是要奖励那些长期在一线辛勤从事幼教工作的老师,尤其是那些民办幼儿园的老师。据了解,我市幼儿园95%以上是民办的,他们为深圳幼教事业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对深圳人才培养功不可没。但是,社会上未能给予她们更多实实在在的关怀。这次奖项的设计,我们就是希望给予民办幼教工作者更多的关注,呼吁全社会都来关心和支持幼教工作者。

夏学义律师与参加颁奖大会的北京、广州、深圳有关教育部门负责人合影

参会嘉宾

 
  • 电话:0755-83033002 手机:15919408408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莲花支路1号公交大厦3楼334室(即:深圳市中级法人民法院旁)